キリシカちゃん★

主吃seer/aotu,偏金瑞的杂食,雷安两边都嗑,洁癖请绕道不要fo我,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
本职是段子手,试图变得沙雕或成为正剧写手。
都给我看封面,看!他好看吗?当然了,他还是我的星星月亮,是乱魔永远届不到的男人【住手】
沉迷脑内私设如山赛3【战联页游】,产粮效率低下几乎只吃不产,自割的肉肯定不好吃的菜鸡段子手。
不会在赛尔号3以外的坑长驻,产完就跑,嫌我烦可以解fo。

【雷安雷相关/短打未完/随缘更新】送上门的Omega都不要当什么Alpha,退群吧『1』

#无差

#无差

#是无差

#看清楚

#非典型ABO,Alpha安迷修xOmega雷狮,无差

#发qing期O能打十个疯狂砸门让柔弱Alpha吓得不敢动那个梗

#想想还是分几个段吧我爽就好

#一时兴起欠债走起,可能哪天就咕咕咕了


要说这凹凸大赛榜上有名的那几位怪物,最最显眼的还是原第四现第三——以一介Omega之身和一群Alpha平分秋色的无赖。

雷狮,雷王星三皇子,凹凸大赛唯一榜上有名的男性Omega——一般而言,作为容易被信息素控制的弱势性别的一员,知道这些关键词后的参赛者绝对会认为他是块经常被觊觎的肥肉。

就算没有杀掉雷狮的实力,只要标记他,让他沦为AO结合导致的灵魂标记的奴隶,就等于间接支配了他掌握的势力——想想都让一众Alpha兴奋得老二硬成钢板。

除了雷狮自己,雷狮海盗团的其他成员都是Alpha,而作为首领的Omega为了防止信息素影响自己,只可能在发qing期时独自躲去隐蔽地点打抑制剂。

大部分Alpha认为如上所述的推论完美无缺,不愿意放过这个飞黄腾达的机会,便争先恐后地挑在诱人Omega的发qing期赶去偷袭他——却并没有认认真真探究过,为何迄今为止去了的Alpha一个都没回来。

浓烈且催qing的烟草味让Alpha们开始脑补将这位不可一世的强者压在身下侵犯的se qing画面,下腹鼓胀的同时更加胆大,甚至于失了理智,直到扑向对方的时候也没发觉Omega甚至连脸都没红。

他们直到在狂雷中被燃为灰烬都想不明白,为何明明应该软倒于发qing期热潮中的雷狮还能稳稳当当站在原地——不过也对。

这毕竟是只属于雷王星的秘密。

雷王星是罕见的O系中央集权帝制星球,核心领导人都是Omega,以Omega为尊,Alpha则不受重视,多数反倒是和Beta一起被奴役的存在——这得益于雷王星皇室奇异的血统。

简而言之,雷王星纯正皇室血统的Omega,并没有发情期——取而代之的则是『狂暴期』。

同样是生育力强的性别,雷王星皇族的Omega罕见地并不会受Alpha信息素的支配——相反,过量的Alpha信息素却会让他们比平时更加暴戾,更具攻击性。

“连送上门的Omega都搞不定,还有脸管不住自己的老二。”

老远瞧见林子里噼里啪啦树都被劈倒几棵,稍微有点不放心的卡米尔还是打算来看看,急火火奔来后正巧瞄到他大哥拄着锤子对地上的几块人形焦炭比中指。

“一帮弱鸡。”

看来是自己多心了。卡米尔这么想着,瞥见身后帕洛斯拧着佩利的耳朵将那副臭脸藏在金发后面,显然觉得是白跑了一趟。

那些参赛者真该动脑子想想,能让帕洛斯这个油条憋那么久都不打算出手,他们这批平均水平追不上卡米尔脚趾头的Alpha能干什么?能成什么气候?

“大哥,加购的抑制剂已经到手了。”卡米尔点开终端,稍微点划几下将商品信息和包裹传至终端。

雷狮偏过头轻轻嗯了一声权当是应答,随后视线越过心虚地别开脸的帕洛斯,愈发浓郁的烟草味丝丝缕缕往一棵树后面渗过去。

“我说,那边的骑士先生,看够了没?”

海盗团众这才惊觉附近居然还有不速之客,循声望去只见信息素绕去的那棵树后走出来一个人。

在大赛排名后面明晃晃跟着的“Omega”让正义的骑士先生始终都对雷狮抱有一份微小的怜悯——即使他还是无法认同那种恶贼一般强取豪夺的行径——虽说拖着这种能被发qing期控制的柔弱身体挤到前五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毕竟那些无赖Alpha最喜欢的就是逮在Omega参赛者发qing期的时候用信息素将其刺激出破绽,然后就……

安迷修很清楚发qing期和标记对Omega意味着什么——这种标记会让Omega沦为yu wang的奴隶,一生都无法反抗标记自己的Alpha,也不能被其他的Alpha染指,更惨一点的状况则是被多个Alpha轮jian,试图反复标记的痛苦更是足以致命。

“原来双剑的老好人也会有想坐收渔利的心思。”瞧见安迷修冷热流交叉执在身后,不知在犹豫什么似的缓步走来,雷狮拄着武器转过身。

“这可不关我的事,”在这之后,雷狮连正眼都没看地上的焦炭,话却说得很多余,“作为锄强扶弱的老好人,应该不会分不清状况吧?反正你都看见了,从头到尾都是他们——”

武器分解为光点,他斜睨过来,意味不明地舔了舔嘴唇,“这些跟发qing公狗一样的Alpha,先用信息素熏我这个还在发情期的Omega的哦?”

雷王星血统的事情除了卡米尔还没其他人知道,意识到这件事情之后的雷狮从此多了一个可供探索消遣的好问题——一个“柔弱”的Omega,假如被贴上了作恶多端的标签,那致力于保护弱小的某个人,对这种情况到底该如何取舍呢?

空气中的烟草信息素呛得双剑骑士眼酸,得亏他来之前特地打了两管A用的阻隔剂,不然他想不出闻着这味当着恶党面硬起来的话该怎么办。

哪怕是在发qing期,对方看上去也镇定自若,完全没有预想中会有的满面潮红蜷缩在地的样子。

安迷修思维飞转,想来想去也就只有对方能够完美预判发qing期,并且定时用高额积分去换取大赛商店的最顶级抑制剂——这样的可能性。

大赛主办方推荐的药品他知道,只要在发qing期来临前打上两至三管,就算把打完这种抑制剂的Omega丢进满是易感期Alpha的地方,那Omega本身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

反正作为大赛前几来说这点积分根本不算什么,以雷狮的手段,完全可以短时间去挣回远超出这个额度的积分。

这样下去不行。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不如赌一把看看。

“恶党,”他开口,“虽然不清楚这样是不是比较合适,但——”

不知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因为易感期搭错了筋,他到底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在下想和你做个交易。”帕洛斯拉住佩利退到一边,卡米尔则戒备地撤到雷狮身边,看着对方手里的冷热流同时分解。

随后,他向在场的人展示了一下空空的两手,继续说。

“从今天起,由在下来解决你的发qing期——在下是个功能正常的Alpha,只要定期给你留临时标记,就能盖掉你的发qing期,其他参赛者闻不到你的气味之后就不会来找你的麻烦。这样就不会有Alpha来袭击你了,你看如何?”

TBC


【段子手也要年终总结吗?/当然了】

虽然看起来每个月都在好好写东西但除了拿了神奇组合二等奖的狮驼岭组和06短篇【合集:非人学园相关】以外其他都!没!完!结!啊!

咕咕咕咕咕今儿个天气真好我先去淋雨了。

而且说好的点文和梗一笔没动,对不起我这就回炉重造!

十分钟后……游戏真好玩啊哈哈哈码字是什么我不知道【快闭嘴】

说好的只在赛3写东西然而还是架不住金银角的绝美兄弟情和雷安夫夫的绝美爱情爬墙了……

我这个人呢,写东西真的全凭心情和对人设的热爱,可能写一篇东西的原因只是人设对胃口+正好有梗,比如金银角的绝美ai……不是不是是绝美兄弟情还有性格。

【谁还记得我的金银角原作向梗】

今年6月bf新作品是前作的子世代神bf,本来我都不敢产东西的结果架不住昴的人设太可爱就……【你的短篇呢!这不还是鸽子了吗!】

【私、ずっと星詠スバルが大好きです.jpg】

呀……哈哈哈哈哈,说实话吧本来对凹凸是没特别感觉的,但雷安的神仙老师实在太多了让我不由自主地就陷进去辽……

但本质上我还是个咕咕狂魔所以就算我下定决心要写酿总的魅魔paro可目前也是不定时更新的状态所以……

总之,新的一年也希望我能少咕咕,尽量多写点东西。

毕竟我写东西的本质就是为了快乐呀!快乐就对了!


【雷安相关/短打未完】幸运日『5』

#先试试会不会被屏蔽掉。


安迷修再醒来时已是晚上。


他并不知道的是,以魔物之身与神族近距……不如说负距离接触的话,本应由于魔力场的不兼容而为其所伤,但似乎是因为血统不纯的缘故,他虽然浑身酸痛,和散架了一样,好歹也只是没力气而已,并没有伤及性命。


试图通过痛觉保持清醒之后的事他已完全没有印象,不如说从那时开始就连对方的嘲笑都逐渐模糊,甚至连什么时候完事的都不知道。


他从床上坐起身,靠着墙闭目养神性质地发了会愣,才抬手摸向头顶——角消失了。


不知道为什么,似乎真的只要摄入点男性的体液就能抑制住魔化。


他又单手撑着墙,探另一只手去摸身后,从脊椎一路轻轻捋下来——干干净净,尾巴也没了。


似乎猛然意识到哪里不太对,混血魅魔活动着脖颈顺便瞧了眼身侧——空空如也,整间房只有油灯亮着。


雷狮不在。


问题是他明明和自己铐在一起……他后知后觉地看向手腕,这才惊觉手上只剩下个铁铐环,链条另一头已不翼而飞。


“醒了?”


正巧本应该在链子那头的雷狮推门进来,瞧见在床上发愣的,仍然表情如常:“那就出发吧,我赶时间。”


这次他穿戴整齐,好好地斜挂上了团长服的披风,但似乎赶路赶得很急,进来的时候翅膀都没收住,因走路时的震动从绒羽缝隙间抖出点了泥沙枝叶,稀稀拉拉掉在地上。


“等会、等一下,我们不是……”安迷修举着手镯磕巴了半天,一时间不知是先问他为什么突然消失了一会,还是手上的铐子怎么就只剩了个环。


“大惊小怪,”雷狮挑眉,“上一次床就对我有意思了?”


然后他双臂交叉抱胸,闭着眼睛一侧身,躲掉迎面扔过来的枕头。


“谁跟你说这个!”这一下没打到人,反倒牵动起全身过度劳累的肌肉,床上的只能揉着胳膊,后脑勺抵上墙壁,深呼吸了一口后双眼微闭,“这怎么回事?我们不是铐在一起的吗?”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傻,说铐住就真的和你成连体婴。之前要处理点私事,所以先留你在这躺一会。不过——”


雷狮晃了晃左手上的银镯,其上隐约泛起蓝紫色的流光。


“有时我也挺想知道,一个血统不纯的魅魔,究竟能挺过几次雷击——你最好还是别给我这个机会。”


尽管心中疑问颇多,安迷修靠着床后面的墙壁倒是没再争辩。他实在是没力气跟别人搞这些乱七八糟的,天知道为什么上个床会比同时讨伐数只奇美拉都要累人。


“你不会吧,让你躺着等饭吃都累成这样,那传闻圣蔷薇骑士团长只身进入嘲颅祭坛,独自屠了所有活死龙种再全身而退是假的咯?”


那一战安迷修的确有印象,但起初并非他的意愿——那次被团内的卧底以紧急增援为由骗去困入嘲颅祭坛,自己硬是顶着前阵子的旧伤将大大小小十多头不知疼痛且饥饿无比的瘴尸龙屠了个干净,直到真的增援来时才支持不住垮掉。


这件事不光让其他团员逮到把柄,自发揪出了那个经常挪用公款,图谋私利的卧底,也是令他作为新晋圣蔷薇骑士团长声名鹊起的契机之一,现在想起来仍然算得上是惊心动魄的回忆。


但此刻他懒得解释,只感觉脑壳痛得要命,闻言只是靠墙闭眼,摁着眉心深呼吸了几次。


恰巧在他抬起手的时候,神族人一眼瞧见胳膊上昨晚的痕迹,连咬痕周围的绷带都被沁染出了小片红褐色。


理论上,按雷狮的性格,对方昨晚做出那种反抗姿态,自己断然是要将其逼迫到意志崩溃才肯罢休的。


但他没有,他头一次放过了这个绝好的羞辱对方的机会,并无言地解除了魔力场限制。


如果可以选择,又有谁会想在悬崖峭壁之间的夹缝中生存?


跨物种结合的产物。一言以蔽之,都是错误,是连诞生和自由呼吸都不被允许的存在。


他们没得选,只能由父母决定是提早扼杀在腹中,还是顶着周围无尽的恶意被产下来。


但有一点毋庸置疑,无论人群还是魔物,都无法容得下这些异类——不懂合作的低智魔兽暂且不论,即便是富有知性的魔物、习惯群体生活的魔兽,也不会随随便便就承认一个血统不纯的家伙是自己的族人。


更逞论人类呢?


相比魔物,人反而是最排外的种族。兴许是因魔物的入侵绷紧了神经,某些时候他们对惨遭魔物强奸导致怀孕的无辜女人都会下杀手,对于幼年的魔物或魔物混血当然更加不会留情。


毕竟,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有些东西你辛辛苦苦养大它,它回头却有可能眼都不眨地屠你全家。


雷狮不清楚对方顶着这么个身份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但似乎只要看到安迷修努力和本能作斗争的样子,就会想起卡米尔——自己同父异母的堂弟,那天跟着他偷溜进关押罪人的禁地玩捉迷藏,转头却一眼瞧见雷牢里浑身焦黑,被劈裂脑壳的妖精母亲时的表情,他永远也忘不了。


雷狮又不着边际地想起,那天正巧是自己离开神域的日子。现任统治者对处死卡米尔生母的默许,以及眼神中赤裸得不加掩饰的憎恨,某些别有用心者飞扬跋扈的嘴脸,还有……


那里所有的所有,都让他感到反胃,甚至羞于承认自己和他们一样是神域的住民。


趁着对方没有应答的档口,神族人坐到床边,细细摩挲其线条流畅,肌肉紧实的胳膊。


之前被压制魔化后,混血魅魔因魔力的反噬感到疲累,没多久便睡了过去,角尾湮灭为灰黑色的光点。


雷狮得空细细端详了会对方的面容,又想起先前那双未曾自主表露过屈服意味的碧色眸子,甚至觉得他还算耐看。


正统的魅魔大多偏纤瘦,且并非依靠蛮力狩猎的种族,故几乎都不会去刻意锻炼身体。而当结合了极其到位的后天锻炼,和魅魔血统先天带来的外貌底子作为优势,这么一搭配反倒起了意想不到的绝好效果。


他有点纳闷了,瞧见圣蔷薇骑士团那些女性团员见怪不怪的反应还是不太明白,明明这个人底子不错,按大陆的标准甚至已经算是比单纯的好看还要上一个级别,理应追求者成群,桃花不断才对,怎么会到现在都还没什么经验。


可以说是各种意义上的惨了吧。


他又摇了摇头,一再告诉自己:这并不是同情。


雷狮不是没见过正宗的魅魔,相反在神域那会就早已看到不少假装妖精混入使团,心怀鬼胎来到神域的家伙——看到他们努力贴着神族人的身体,恨不得24小时黏着不放,一路巴结奉承、卖弄风骚的样子可以说是家常便饭。


但大陆的魔物毕竟是下位种,神族过于圣洁和强悍的魔力根本不是作为污秽代名词的魔物可以承受得来的。


事实上,这些魅魔里,体质差的根本没法活过一个晚上——很多都撑不到射精,就会在神族魔力灌入身体,从内部造成的巨大伤害下,被极其暴力地搅毁脏腑器官,挣扎着死去时表情扭曲到了极致。


稍微好一点的也不是没有,那些至少能撑到射精的家伙也算是魅魔当中的翘楚了——虽说再能干,也只是作为被贵族包养的玩物而活,仅此而已,在神族人的眼里他们甚至及不上宠物,只不过是行走的泄欲工具。


从回忆当中脱离,雷狮盯紧手底下肤色稍深的胳膊,包括血迹已经凝结成褐色的绷带,竟然看走神了一会。


根据牙印的深浅度来看,力道仿佛是咬在别人身上,光扫一眼都觉得疼,看到这里便基本排除了是在作秀博同情的可能性。雷狮暗暗赞叹这家伙对自己足够狠,又顺着被咬裂的绷带拨开一个缺口。


只拨开半个虎口大,却露出了不少旧伤新痕,横纵交错着互相覆盖,有些甚至才刚结痂,因为这么一口又崩了开来。


以魔兽爪牙的撕裂口居多,未撩开的边角还能看到一片烧伤,旧的被新的盖着,很多地方都只是堪堪好透。


指腹频繁摩擦过勉强愈合了的新肉,安迷修纵使再疲累,也痒到忍无可忍地使劲抽回手,无言地靠着墙把被拨开的绷带松下来一部分,一圈圈缠回原位。


魅魔的恢复力不应该会这么差,更何况之前就已经喂饱了他。


要知道,纯血的魅魔哪怕是肚子开一个洞,脏腑流出体外,只要身边有男人……不,哪怕雄性生物也行【前提是大小足够而且精力旺盛】,只要给足时间吸饱生命力,完全恢复时甚至连个疤都不会留下,照样活蹦乱跳。


纯正的魅魔和什么上床都行,就是不能去摸神族——至今也没几个能在神域的贵族床上活得滋滋润润的,至少他活到现在是没见过,很多第一次还勉强顶得住,情况持续几天之后便是副表面光鲜亮丽,内里早已千疮百孔的皮囊,后续无论是被丢弃还是顶不住死掉,都是注定的结局。


所以雷狮才会在摁住对方的时候说“享受你死前的最后一个夜晚”——一个饥饿到狗急跳墙的魅魔本就不能谈自制力,若是不懂节制地吸收起能对自己造成大量伤害的魔力,就好比是在一个饿疯了的流浪汉面前放一桌没有细致去除过毒素的全河豚宴,让他在饿死和吃河豚肉吃到毒死之间选择,结局可想而知。


说不上是幸运还是不幸,那家伙并不是纯血的——这在那天早上雷狮看到他笑容尴尬无比且好声好气感谢自己“出手相助”的时候得到了证实,恰恰就是被这一半人类血统保下了命。


在他思考的空隙,当事人已经穿戴齐整,忍着浑身肌肉酸痛离开一片狼藉的床铺。


神族的双翼折叠着收拢在身后,安迷修心里纳闷为什么到现在都不收起来,视线却不由自主被软蓬蓬的白羽吸了过去,跟着走神的间隙连带着扣扣子的动作也慢下来不少。


如果没有翅膀,他打死也不会信这样蛮不讲理的恶棍会是大陆珍奇生物。安迷修思绪游离着如是想,本来于纯白羽绒中遨游的视线内却突兀地扎入一抹不和谐的颜色。


零星几片稍微有点枯的叶子,夹杂在绒羽缝隙间——看形状,似乎并不是这城镇附近的杉树林。不过可以推断出的是,叶子属于再普通不过的桦木,光是规模大到足以画在地图上的桦树林他就能想到在帝国的哪些城市边上,所以雷狮究竟在自己睡着的时间里去了什么地方,他还真猜不到。


既然他说是私事,那还是不多问比较好……自己都是要被革职坐牢的人了,知道这些也没意义。


————帕特赫尔帝国以北,众箭之森


折断的桅杆压断了几棵桦树,名为羚角号的魔导飞艇不得已将自我修复机制激活到了最大,船身被好好保护在结界里。


“哇……帕洛斯,你没事吧,摔死了吗?刚刚突然就迫降了,我还以为是卡米尔那家伙搞的什么新花样……”


“安静点蠢狗,你当雷狮老大的宝贝飞船是纸糊的?”


帕洛斯靠着冰冷的结界壁仰望暗沉下来的天色,随后于预料中那般阴冷的视线里不以为意地闭上眼睛。


“不过这么一摔确实够呛,”他笑道,“看样子至少要步行个两天了。”


TBC


【bf相关/脑洞】abo世界观下的bf系列

#码着玩的


#就感觉按照原作路线走一遍加了abo的路好像会很酸爽


#梗来自我的老司机巨轮


#链接走评论


【雷安相关/脑洞】『幸运日』番外梗概,不一定写,先打来爽爽。

发生在被丹尼尔忍无可忍派去边疆吃沙吹风半年之后。

某天安哥跟巨型奇美拉战斗的时候打得缩手缩脚,被雷总发现了逼问原因,结合之前食量增多摄入精○次数变多来看好像怀了。

雷: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安:打了吧。

雷:嗯,那打……等等为什么?!

安:生下来也是找苦吃,不如不生。应该才一个多月,打掉的话没什么。

双方各执一词,都不乐意了,遂为了肚里的孩子开始掐架……结果安哥因为顾忌怀着的崽被逮到破绽摁住。

雷:你跟我说什么谎?承认了吧,你也想生下来。

安:不想。

雷:那你这么缩手缩脚为了什么?你那么想打掉他的话现在就应该跟我拼老命掐吧?流掉了不是更好?

安:……

雷:你在担心他以后被欺负?

安:没人会承认混血。

雷:有我罩要个屁的承认,我的孩子要那帮人承认又不能当饭吃。想生就生,不想生我给你煮碗打胎药。

……

两年半后。

丹尼尔【看着变本加厉互怼甚至还带了个三族混血的娃回来的雷安】:敢情我派你们出去是给你们放产假和育儿假的?

孩子以后大了就到处转,偶尔会被雷总带去羚角号和卡米尔叔叔还有帕洛斯叔叔他们玩,出任务也陪着,偶尔跟着银狼使团被格瑞叔叔顺道捎回神域和爷爷舅舅玩。

已退役的雷父:什么,那个不孝子把混血的孙子捎回来了?不行,神族不承认杂种,不见!……哎哎乖宝宝爷爷想死你了来爷爷这里……什么,长大要做骑士?爷爷给你当大马骑!什么,骑士不想做了要做海盗?来人啊,麻溜的给我孙儿造一艘飞艇!

已经继位的太子:……我不认识他他不是我爸我是空气我什么也不知道……

TBC


【神bf相关/脑洞】

主要内容是昴和诚司从初遇到相识的剧情,如果官方不填坑那就我来填。

本来全国测试一直稳坐第一的诚司突然被挤到了第二,某天他气不过就打听了下把他挤到第二那个路子野的狼人是谁,又打听了在哪出没就打算去聊聊。

诚司【试图走过去很有气势地撑桌子】:不错嘛,听说你就是那个学年第唔……!

【486转过来看着诚司,结果后者当场撞了个透明墙】

起来的诚司发现怎么也走不过去,只好背靠着空气墙和486聊天。

“能在全国测试中压我一头,也算是你有本事了。”

“……”→盯着诚司后背不说话。

“今天我就在这下战书给你,总有一天,我会夺回no.1的宝座。”

“……”→继续盯着。

“而且我也是b……我丢!”诚司想说自己是个bf玩家,有空较量一下bf,结果486又转头回去看书了,墙瞬间消失导致诚司失去依靠物直接摔躺地上。

诚司不知道的是486其实有在认真听。

又某一天486着凉发烧【昼夜温差大,486自理能力残废得甚至已经到了不知道根据温差决定衣着的地步,天天穿那件看上去很排面很阔气的风衣结果一来二去进屋出屋温差一变出毛病了】,烧得七荤八素39度那种,脸都烧得发红,强撑着来学校除了趴桌子上睡觉其他什么都干不了。

科洛斯着急啊,想出来把486带回家休养,但是学校有规定不能把搭档怪兽放出来【无印5集有提】,而且486自己也不打算公开搭档斗士的身份,烧得迷迷糊糊也用尽力气说让科洛斯乖乖待在衣服内插袋里别出来。

其他人见怪不怪,只当是学神觉得课太无聊没必要学所以睡个觉,而且基本上全班都撞过至少1回透明墙壁,所以没人想冒着撞墙的风险去接近486。

不过诚司没这么想。

他放了学去相棒学园,在图书馆蹲不到人,就六年级班里挨个找,正巧看人家趴着,感觉出不太对就倒了杯水回来。

就想看看486连硬撑着起来看对方的力气也没有 只能被诚司扶回家的桥段【期间翼空鸡突然冒出来还把诚司吓一跳】。

“好大的鸟……搭档怪兽?!”诚司内心os:还以为这种书呆子式优等生没时间打bf来着……

“真的非常抱歉,但请不要跟他人提起昴是搭档斗士的事情……”

“哦……那他家在哪,总之先送回家再说。”

回家路上诚司就听翼空鸡跟个操心老妈子一样叨叨了一路,什么486天冷天热不换衣服经常看书看到过了饭点晚上饿醒起来把早就准备好的早饭当夜宵吃掉什么的……

诚司:没想到top1居然是这样的人……说起来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我还等着下次夺回第一,你可别因为点其他情况缺考哦?

大概关系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不然解释不了486为什么会那么执着于把诚司从乱魔那里拉回来】


感觉没买什么,钱就没了。

语音:
保持住。
我会看着你。
有进步。
我没有看错你。

我死了,死透了,不用扶我了。